战乱纷纷 35.春光春光,正是拾翠寻芳。(1 / 2)

没两日,宫里内监就送来了皇上赏赐的衣衫。

一套靛蓝色的袄衣、玄色袄裤,还有一件靛蓝色的长袖褙子。

有别于平日的大袖衫襦,这套袄子衣式较窄且下赏较短,在腰间作了无数的褶裥,穿起来更便于活动,想必是用于骑射、游戏时穿着吧。

而那件褙子虽是流行的样式,却用金线在领口与肩膀处绣了祥云。

如梦抚摸着衣衫,觉得不敢想象,自己竟能被邀参加上巡宴,这在前世是想都不敢的。

“小姐,阎婆婆来了。”

“传进来吧,刚好我有事问询。”

原是老夫人得了信儿,说宫里赏的衣衫下来了,特意派阎婆婆过来给如梦指点。

“小姐,这两套衣衫分别是狩猎和宴席所穿,平时走动着常服就可以。我们要去三日,您可多备些衣衫,老太太也让我告诉您,这几日她加急赶制了几件,走的时候可带着。”

“劳您帮我谢谢祖母,让她跟我费心了。”

“这套头面也是老夫人叫我带来的,她老人家说这是她还是姑娘时置办的,一直也派不上用场,赏了姑娘了。”

如梦瞧着阎婆婆放置在桌上的托板,上面放着一套头饰,一只金蛾戏花图案的金簪,镶嵌着红宝石,还有一对花叶相伴的金耳坠,另有一对华盛,乃是紫色翡翠所雕,样式精巧华丽。

“这华盛真是巧夺天工。”

“四小姐,这华盛是老夫人当年的嫁妆,此次特意着老奴给你送来。老夫人还说,这颜色样式既衬你的年纪,又配得上华服的颜色,最合适不过了。”

“这太贵重了。”

“老夫人就知道四小姐不敢受,特意转告您,既是平阳侯府出去的,就没道理没了咱们侯府的脸面。希望姑娘也时时记惦着,侯府与您一荣俱荣。”

一损俱损老夫人没有讲,许是忌讳,也许是清楚聪慧的如梦定能知晓她的话中意。

“孙女知晓了,还望阎婆婆告知祖母,如梦时刻不敢忘了自己的根在何处,茂密之下皆是阴凉,只要祖母庇护,孙女定不辱侯府。”

“行,老奴的话也都带到了,四小姐若是这几日有何不解,让丫头去寻我就可。”

“知晓了,谢过阎婆婆。”

送走了阎婆婆,如梦让平儿伺候着试了下衣衫,有改动的地方也好拿去修改。

这边阎婆婆回了上房,见老夫人躺在大长椅上小憩。

“回来了?那丫头怎么说?”

阎婆子把她和如梦的对话学给老夫人听,刘老夫人听后坐起身来,要了碗茶水。

“我就说这丫头聪慧着呢,她既能懂我的心思,自会有所抉择。这次上巡宴,你看着她些。”

“老夫人放心吧,我瞧着四小姐不是那黑心肝之人。上次侯爷之事,未必是她手笔。再说她姨娘如今有孕在身,怎会不顾及些。”

“希望吧,若真有心针对我侯府,那是万万不能高嫁的,我们侯府赌不起啊。”

刘老夫人虽明事理、懂分寸。可一旦有人威胁到侯府的未来及声誉,她是不介意心狠一些的。对于这个四丫头,她总有些拿不准。她可以为了自己的婚事险些断了大伯的仕途,那还有什么是不敢做的呢。

郑王府内,和郡王刚刚从校场回来。过些时日就是上巡宴,他与子迟、方氶江近日抓紧练习骑射,想要在狩猎场上一决高下。

“王爷,郑王爷叫您回来去趟他房里。”

“何事?”

和郡王沐洗,并未抬头,只是嘴上问询着。小六子这边递过手巾,恭敬的站立一边。

“奴才也不知,只说您过去商议。”

和郡王听后也不言语,只是有些不耐。小六子不知王爷究竟与郑王怎么了,自上次吵过离家后,再也不像往前。王爷如今也不关心郑王身体如何,有的只是冷漠的问询,郑王可在他离家后询问过。

与王爷穿过廊巷,来到了郑王门前。和郡王站立了片刻,想了想回头吩咐道;

“小六子,你先退下吧,不用跟着了。”

“是,那奴去给王爷备膳吧”

“去吧。”

吱嘎一声,和郡王缓缓地推开了门,映入眼前的是一副上山虎的屏风,怒目圆睁,显得甚是凶狠。

“是适儿来了?进来吧。”

和郡王走入房内,见郑王正坐在桌案书写着什么。

“父亲,小六子说您叫我。”

“嗯,过几日上巡宴,你可准备停当了?”

“回父亲,儿这没甚准备的,只几件衣衫。”

“我说的是狩猎你可有准备?”

“儿近日都在练着骑射,父亲想猎甚,知会孩儿就可。”

“你觉得我是贪那一口野味吗?蠢。”

和郡王听见训斥,也不急恼,自上次知晓父亲多年来装病,假装薄弱开始,就再没什么能激起他的怒气。

“狩猎,我要你赢,可能应我?”

和郡王抬头望向父亲,见他一脸肯定,不像玩笑。

“儿试试吧。”

“多年来我暗地里培养你,政史、武功、医药,非遇大寒大暑,不辍讲读,你若连如此都做不到,当真是让我失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