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毫无关系(1 / 2)

几年前楚倾被送去了晋阳,楚泽以为一切都结束了,他再也不用担心自己作为左丞的颜面,也在也不用怕被天下人耻笑。楚倾死了,他反而轻松了许多。

直到被人告知楚倾不但没死,还在晋阳活的好好的时候。他心里并未半点欣慰,他开始担心,开始不安,开始害怕有朝一日楚倾身份暴露,他会成北齐笑柄。因为即使明知她并非自己的孩子,还尽力将她养了十几年,这是他人生的败笔!

他派人去一趟晋阳,想暗中了结楚倾,了结了这桩破事,但当他听闻安子陌陪在楚倾身边时,他改变了主意,他要亲自去趟晋阳……

说来安子陌与他和清雯也是旧识,他本在邺城当官,与清雯可谓青梅竹马,可清雯怀孕,又嫁于楚泽之后,他便觉心灰意冷,辞了朝中的官职,不知何去何从。楚泽后来得知他在晋阳做起了教书先生的时候,心里也是诧异,心道这世间的巧事,倒真不少……

楚泽见到安子陌的时候,他正在学堂教书,一身粗布儒衣,显得整个人越发温润,几十年过去,他竟与之前,无半分差别。

他也一眼认出了楚泽,眸子里有些摸不清的思绪,却还是对他微微颔首,将他引到了自己的住处。许久未见,楚泽却并未作表面的客套,直接说明了来意,

“倾儿呢?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是怎么找到她的?”

“……”

安子陌一直未曾说话,楚泽气急,不禁吼出了声,

“你现在究竟是想干什么!”

安子陌这才抬了抬眸子,里面也透着寒意与不解,

“这话,应该我问你才对!她是你女儿!”

楚泽不说话,只是探究的看着他,

“她是不是……你应该比我清楚……”

安子陌愣了愣,缓缓站起身,神色与平日里温润的样子不太相像,

“你若不这么做,她永远都会是你女儿……”

当年清雯弃他不顾的时候,安子陌也曾绝望不解,他找她无数次,她都避而不见,而不久之后她就嫁给了楚泽,未给他丁点的解释。他最后一次见她,是在孩子的满月酒席上,她给了他一枚羊脂玉,告诉他此生无缘,他与她只能等来世了。

安子陌一介书生,却被逼的红了眼眶,但在她面前他忍住泪水,当日就辞官离开了邺城,那块玉他不知多少次想要扔掉,但想到这是她的,他却无论如何也放不了手了。

第二年暖春,他收到了自邺城的一封信,打开的时候,上面只有寥寥几句,

“子陌,本不想再给你徒增烦扰,但吾曾言来世再见,今生却负你太多,实恐你不愿再与我相聚。嫁于他人实非己愿……清白已毁,断不能再与你结缘……所以子陌,等来生……可好。”

他还是哭了,几日未曾缓过心神,等他决心赶去晋阳的时候,他才从别人嘴里得知,左丞府的大夫人,今年初春生完孩子,便郁结而死了……

“这世上!知道此事的人,都该死!”

楚泽的吼叫令安子陌思绪回笼,他看着眼前的楚泽,沉默不语。

“你们……拿我当什么?!我凭什么要留那孽种性命!我忍了十几年,够了!”

安子陌脸色有些苍白,但还是努力勾起了唇角,似在对自己低喃,

“我知道了此事……确实也是不该活这么长时间了……”

楚泽敛了些怒气,看向安子陌,

“你……你说什么……”

安子陌依旧笑着,好像他们谈论的并不是什么要事一样,

“楚泽,我跟你做个交易,可好……”

“交易?”

“若我死了,世上怕是无人再知晓这件事了吧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让倾儿永远待在你身边……看着她护着她,别让任何人知道……”

“凡事都有万一……”